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创富心水论坛 > 基地能手乐队 >

杂谈-新闻频道-和讯网

归档日期:05-04       文本归类:基地能手乐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有一位差不多和蜘蛛侠(彼得·帕克)同名的英国学者彼得·伯克写了一本关于图像分析的史学入门书籍:《图像证史》,逻辑严谨,举证翔实,非常精彩。尤其此刻国外媒体歪曲报道肆虐,读到此书关于记述者和利用图像撒谎的章节,非常具有借镜效果。

  彼得·伯克本书所定义的图像(image)包含图画、雕塑、浮雕、摄影照片、电影和电视画面、时装玩偶等工艺品、奖章和纪念章上的图像等所有可视艺术品,甚至包括地图和建筑在内。基本上大众日常接触到的图像信息全部包含在内。早在伯克之前,研究界对于图像的解读已经超出图画或照片的范畴,1977年罗兰·巴特在《如何阅读电影》(Howtoread a film)一书中提到,“我解读文本、画像、城市、面孔、手势、场景等等”。

  所谓图像学(iconography)的定义最早诞生于20世纪20-30年代,随着摄影技术和大规模印刷术乃至电视、互联网诞生,图像或艺术的价值已经从“崇敬价值”贬值到展现其本身。但是也基于这个原因,图像的寓意在某种程度上被媒体和受众同时放大了。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生活在某一个创意无限复制,媒体声音无限放大的时代里,此刻研究图像历史恰逢其时。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全球关于图像学研究的前沿阵地在希特勒掌权之前的德国瓦尔堡,当时被称为瓦尔堡学派。他们将图像的解释分为三种含义:一、照片的自然含义或称前图像学意义,比如一张照片是风景照还是人物;二、严格就图像本身涵盖的内容做出分析,主要关注“常规意义”,比如这是秋天的风景还是农民收割;三、图像研究的解释,把图像放入社会、地理、民族、宗教等综合因素进行分析,于是旁观者发现照片可能带有的某种社会意义,比如人民公社收割忙还是秋天的伊拉克荒野。

  在数年之前市面上曾有本书《我的摄影机不撒谎》,诱发了很多现役的电影业工作者上网匿名拍砖。原因很简单,即便是纪录片摄影师也不能够保证自己的摄影机不撒谎,撒谎这种行为是一个个体对于事实的叙述并被另一个个体所接受。一切记录和影像都因为记录者不同的角度而变化,更遑论接受信息一方由于文化、地域、宗教差异出现误读的情况。

  《罗兰之书》所记录的话语是基督教社会面对异世界的恒常态度,当然这只是一种文明面对他者(other)的其中一种方式。在十字军东征时期,伊斯兰英雄萨拉丁被他的对手当成一名骑士来看待,从印度移植到中原的佛教都长着中国人的脸,这是文明对待他者文化的另一种平视态度。

  某种文化形态下的媒体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描绘不同世界,其决定因素在于主流文化如何定位自身和对方,是平等对视还是矮化对手。

  近观眼前,中国奥运圣火传递过程中在不同国家发生了不同故事,我很同意《联合早报》的观点:从这些途经国采取的不同态度中,中国政府和人民都可以很轻易判断哪些是朋友,而经由这些时间,国内外华人前所未有地凝聚成了一个民族整体。

  从4月6日伦敦站开始,中国民众被西方主流媒体在直播过程中的表现出的明显倾向逐步激怒了。根据彼得-伯克这本书的观点,西方媒体完全放弃原则的报道虽然并不能当成是唯一选择,但至少也不应当做偶然事件,因为类似的案例在历史上一再重演。

  我们所要研究的是为什么这些西方主流媒体会空前一致集中打压奥运,社会主义中国被西方媒体从文明上定义成为他者,从经济上被当作是西方世界强大的假想敌。西方世界面对14亿中国人民和强大的异世界文明,表现出无能为力和情绪化发泄的倾向,这种时候中国尤其要表现出高速有效的沟通渠道、开放的态度与和蔼的沟通技巧。

  首先是中国国民自发利用高科技手段和虚拟媒体,在全世界范围内利用不同语言自发进行澄清和反抗非正义报道。这中间表现出的国民智慧程度和理论高度丝毫不逊色于我们的西方邻居。我们的国民完全可以利用西方所宣扬的理论去打击对方的谬误,至于全球华人执着地组织保护圣火行动,这行为中其实蕴含有对于西方政府和媒体的双重绝望。

  其次的一点仍是来源于网络。某网站转发有一纪录片视频,大概是为了方便阅读视频被裁成了十多段,这些视频在网络间以几何速度转载并扩散。恐怕这是监管部门没有设想到的。究其原因,适合现代图像传播方式和受众接受方式而已。

  假如这段纪录片有英语版本,我相信youtube一定会被华人用户淹没,我们需要更多具有说服力的图像资料,更加缜密的历史证据来阐述我们的观点,表明我们的态度,进一步向世界表达中国的真相。

  早知世界由心造,无奈悲欢触绪来。《立春》着力描绘人生里的某些精神苦痛。王彩玲长着龅牙,满脸的雀斑,体态臃肿,但却拥有一副好嗓子,这也助长了她的追求高尚的心:不屑与目前的人一起,她说她不过是暂时住在这个小城市里罢了,她马上就要调到北京啦,以后她要到巴黎大剧院里唱《卡拉斯》。“我一定会成功的!”但是她的美好理想没有一次实现过。

  蒋雯丽不惜自毁形象,为这个角色增重三十斤,她所营造的粗鄙的外表和清高之内心的落差,让人惊讶。有一回——大概在影片开始前十分钟的地方,王彩玲在上课时,动情地唱道:上帝啊,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无情!华丽的唱腔从长着龅牙的嘴中飞出,加上周围的破败现实,这形成了突兀的比照。我们看着王彩玲坐在她的绝望里,坐在她无法超越的人生局限里,这一声咏叹催人泪下——它唤出了所有人的人生委屈,使观众相关的负面的生存感受一点点被启发出来,并借那歌声得到宣泄,这就是关怀。这个细节关怀到了我们,是因为它言说了我们。这是电影能打动观众,吸引观众的一个重要的心理因素。

  这样的情境,在欧洲的电影中经常见到,在国内的电影作品中却不多见,但在李樯编剧的电影里时常有所展露。从某个角度来说,王彩玲的失败,是种尼采主义者的失败。我们受到的都是类似的教育:只要凭借意志力,我们就能实现理想,弥补现状中的缺憾。尤其是少年和活动范围不广的人,更容易被这样的生存哲学所鼓动。而生活中的缺憾有多种,有一种是外在性的,比如政治和经济机会的不平等;一种是在身性的缺憾,比如身高、体质和面相,还有灵智方面的与他人的落差。这种差别与缺憾一般与外在的经济政治条件不相关涉,只是自己天生的资质问题,它也不能找到社会性根源和得到社会性的处理,所以更幽微、晦涩,它深藏在人们的内心,难以排遣,难以得到表述,因此是很多人内心都有的巨大秘密。

  这是一种更为深刻的“底层”的感受,它具有彻底的个人性。底层的体验经常存在于每个人的生命里,一个人可能社会地位很高,但在肉身方面却可能处于“底层”的劣势状态。法国作家杜拉斯外表有些猥琐,在生活中她不敢去酒吧,因为她觉得自己长得太丢脸了,她的写作一定与这样的身体感觉有关系。电影中王彩玲“心比天高,身为下贱”,这下贱主要不是出于外在性的原因,而是在体性的,它是肉身的差异性所给予的。她自认为有着与这个小城市不谐调的艺术修养,她追求高华的事物,当她爱上了美男子李光洁,她自认为能与他匹配,但是美男子却在大众面前表达了与她在一起的恶心。而追她的胖男人却也被她无情地打击着:“我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她说。

  她去北京买户口未成,去中央音乐学院应聘,却遭受白眼,主要是因为“国家编制”的问题。为了留在那个音乐圣地,她情愿做清洁工之类的工作,仍然不被接纳。她跪在楼梯口唱起了普契尼歌剧里的咏叹调《为艺术,为爱情》:在绝望的时刻,痛苦忧愁折磨我,亲爱的主啊,为什么抛弃我?这又是另外一个层次的悲伤的宣泄。电影中火车疾驶的镜头多次出现,“到北京去”是电影的另外一个主题,“北京”在此既可以作为现实实体看待,又可看作是抽象符号,它如同卡夫卡笔下的“城堡”,这里还借鉴了契诃夫的《三姊妹》和贝克特《等待戈多》的意境。有社会性生存中的生活困境,也有内在领域的艰难困苦,我们永远能在生活中找到这个方面的佐证。而社会性的不平等和肉身的不平等,其实有着一样的阶层结构。

  《立春》可以做多个层面的解读,这几个层面都能使观众的内在被揭开,被打动,但我最看重的这个电影的创造性,仍然体现在上面提及的:这个电影对于身体伦理的描绘,对细腻的生命感觉与世界接触时发生的错乱感的表述。比如被叫做“二尾子”的芭蕾舞演员焦刚,它的身体感觉在面对社会时遭受了强烈的摧折。这一点需要细腻的委婉的心,方能捕捉和表达,这是编剧李樯的一个优长。其实这个电影中的许多创作手法和细节设计,在《孔雀》和《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中,都已经使用过了,而这三部电影,编剧都是李樯。

  比如《姨妈》这个电影出来后,曾被学者指责其中充满着小奸小坏,姨妈被骗得千疮百孔。《立春》中则更甚,参加比赛的学生欺骗了王彩玲,把她的高贵行为变得廉价,隔壁的少妇被丈夫把钱都骗走了,李光洁开的公司也是骗子公司,到处都是欺骗。再比如《立春》中出现的肉身的缺陷——侏儒、兔唇、龅牙、偏瘫,在《孔雀》中是大哥的智力缺陷和瘸子老婆,在《姨妈》中是姨妈外甥腿部的永远残疾。《立春》中,王彩玲教学生唱歌时,镜子里映照出她丑陋的脸和患“绝症”的姑娘及其侏儒“母亲”的形象,道具镜子是有着一道很大的裂纹的。而另有一重残缺和不圆满是更致命的,就是最早的认为是牢不可破的梦想,最后被弃之如遗迹,被践踏,被摧残,无人顾惜。这三部电影里,都出现了一个不认同现状的人物形象,她们在介绍自己的时候都向别人撒谎,陈说的都是理想中的自己的状况。姐姐、姨妈、王彩玲,都是如此。电影也都有着一个“多年以后”的故事时间的设置,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多年以后,他们的理想都没有实现,都生活在他们最讨厌的现实里,多年以前也许她们会觉得这样没法活,但现在她们存在于自己曾全力否定的境遇里,却仍然活着,就像结尾,李光洁开着被砸烂了的车在街道上疾驶。生命的全福状态难以达到,理想主义狂热逐渐转化为带着缺憾感生存的坚强与隐忍。

  在三个电影所表现的一致性里,逐渐显现出重要作者李樯的形象来。三个作品如同一个主题的三次展示或三重变奏,也许某种生存感觉过于强烈、难以化解,需要分三次来重复表达,而三次重复的表达里,那些思致逐渐得到强化,在电影作者的无意识中活跃着的一个表达倾向也逐渐清晰。我称这种表达为怨恨性的表达,怨恨是因为对于生活中的欠缺有着充分的自觉。当我们观看某些电影在一些题材上只呈现光明的经验时,我们内心的黑暗其实是被忽略和压抑了,它就更加黑暗,当别人把这个黑暗呈现出来的时候,我们内心的压抑才得到缓解。我对李樯比对顾长卫和蒋雯丽更感兴趣,他协助着导演、演员,创作出中国电影的一个新的形象类型。电影中那些格调不高、平时难登大雅之堂的琐屑人事,经过他的手,却忽然焕发出形而上的光辉。

  “神秘园”恬静深远,自然流畅的歌声早为我们熟知,1994年,才华横溢的音乐家罗尔夫和美丽的小提琴家雪莉联手发起组成了“神秘园”。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天才的合作——美貌的雪莉有极好的舞台形象,在舞台上她就象是带给观众的一份精美的礼物。而罗尔夫是一个非常专业和审慎的制作人,他可以结合最新的制作技术,让自己笔下最优美的旋律顿如泉涌。在古典音乐和通俗音乐之间游刃,让古典音乐通俗化,让通俗音乐经典化,在音乐中注入原生态,注入人性的元素,是神秘园乐队的最突出的特点和难以抵挡的巨大魅力。

  对于《长生殿》,人们认为这是昆曲舞台上经常演出、观众熟悉的老剧目。实际上,常演的只是全本50折中的8折,并以非连贯的折子戏形式与观众见面。今天的全本《长生殿》纳入43折,最接近原剧本50折的内容。此为连台本戏,由《钗盒情定》、《霓裳羽衣》、《马嵬惊变》、《月宫重圆》四本组成,为明清“传奇”中篇幅最为浩瀚的剧目,累计演出10小时。全剧由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和安史之乱双重线索纠缠着向前发展,是波澜壮阔的唐代社会生活戏剧。剧作家以丰富的想象,令剧中人在人间、地狱、天上自由行走,人、鬼、仙倾情交谈。在排演过程中,剧组创作了从未演出过的30余折的表演、身段、唱腔、音乐等,处处可见鲜明的原创性。

  《舞蹈皇后》是爱尔兰 Spirit of theDanceProductions的成功作品之一。该公司的创建者大卫·金被誉为英国自安德鲁·罗伊德·韦伯以来的新派制作天才之一,代表作“舞之魂”全球观众就超过三千万人次。《舞蹈皇后》是2006年推出的又一部力作,二十余位演员用他们热辣激情的歌舞倾心演绎了瑞典音乐组合—ABBA乐队经久不衰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包括了ABBA乐队特有的羽毛服、头部造型、滚轮鞋、耀眼服饰以及令人惊叹的音乐制作。

  法国时尚香颂歌谣派巨星,凯伦·安的音乐华美却又极具简矜,她的美妙轻声细语犹如易碎的水晶玻璃,又仿若湿润夏季里轻凉的山泉。2000年,在凯伦·安的首张专辑《LaBiographieDeLukaPhilipsen》中,呈现的是俄国文学、犹太民谣和法国诗歌,并以Trip-Hop、民谣及法国流行乐融合一身的完美表现。一曲《JardindHiver》更是惊动了80高龄的法国巴萨诺瓦(BossaNova)音乐派的鼻祖亨利·萨尔瓦多(HenriSalvador)。在她之后的专辑里,凯伦·安又加入了爵士和布鲁斯的元素,ChamberPop以及法国流行乐,甚至也从古典音乐中汲取了更多营养。她新专辑中的主打曲低下你的头又展现了轻快柔美法式旋律。

  当“花蝴蝶”玛丽亚·凯莉(Mariah Carey)凭借单曲《抚摸我》(TouchMyBody)飙至公告牌热门单曲榜首位置的时候,她找到了自己张狂的理由。由于这十八首歌冠军歌曲到来,玛利亚·凯莉已经成功超越猫王,成为在Hot100单曲榜历史上拥有冠军单曲数列第二位的艺人,仅次于披头士乐队(TheBeatles)的二十首。所以她有理由相信自己的新专辑《蝴蝶效应》(E=MC2)会真的如官方解释的那样“再创高峰”((E)Emancipation=(MC)Mariah Carey (2) to the second power)。

  但是在我看来,唱片的标题还可以解释为“Endurance=MeticulousChaos”(忍耐=精心营造的混乱)。这天下已经够乱的了,玛姐还要兴风作浪。本该就在去年发行的专辑,市场上的对手应该是凯莉·米洛等新一代歌星,事实出版时间变成了这个月。前有珍妮·杰克逊低调的电音新作,后有麦当娜转投新公司的专辑。玛利亚·凯莉的信心爆棚,一心要与老对手们决高下。接下来她为拍摄裸体封面,展示自己减肥成功后的效果,听说是又是为了和麦当娜比拼。年初听说她对珍妮弗·洛佩兹恶语相加,进一步炒作自己的人气。未雨绸缪已经弄得满城风雨。前阵在英国宣传时更是摆足了巨星派头:电视公司上上下下如临大敌,所有部门一级战备。她所经之处要铺红地毯,放蜡烛。她不喜欢英国的潮湿,所以她呆的地方包括录影的地方都要装上空气干燥机。爱犬要有专机或私人轿车才出门。从纽约空运330万元台币的骨董桌办签名会、硬要旅馆花64万元台币在她下榻的阁楼套房隔壁打造健身房,甚至规定保镖围住餐桌,以防她的吃相外露。以一句“我不适合晨间活动”退掉电台访问。电视台请她上节目,她的造型师、发型师、公关、经纪人、爱犬等15名“人畜”都要随行。还想请人为她做了20分钟的胸部按摩,于是英国记者打趣:“真想应征这份工作。”这样的折腾绝对是世界第一,花架子十足。

  如果继续拿唱片标题做脑力测验,还拿得出“Ephemeral=Mawkish&Choosy”(短暂辉煌=矫情+挑剔)。这份超级做派绝对对不起本应该让人超级享受的音乐。在上张《释放自己》(TheEmancipationofMimi)当中,她适当地组合了一些新元素和自己擅长的技巧,终于在销量噩梦中惊醒,咸鱼翻身般得到大众认同。而这张新专辑却拿不出有说服力的整体水准来打动大多数人。已经赢得记录的《抚摸我》,更大意义上的成功来自歌曲本身的挑逗性。歌词大胆的描述,一些性感的音效使用都让这首歌曲的外在效果大过音乐本身。对于国内听众而言,联系上“艳照门”来听,“如果你拍下我俩缠绵的画面,别让我发现你把相片放到网络上,否则我会让你好看”这样的歌词更有感触。但是这首歌会成为像《英雄》(Hero)一样的经典吗?恐怕它很快就会被人们遗忘吧。

  收到关注的当然是几首合作歌曲,不管是迈克·杰克逊还是其他主流歌手,都有和其他艺人合作的习惯。也是一张唱片中新意的来源。与T-Pain合作的《移民》(Migrate)玩的新潮R&B仅仅可以算是一首中规中矩的作品,提升了玛姐老前辈的时尚感之外没有太多新玩意。倒是和达米尔·马利(DamianMarley)合作的《巡游控制》(CruiseControl)有点感觉。雷鬼之王的儿子果然有乃父之风,把玛利亚的低音处理得很有牙买加风情。潮流音色把歌曲和OldSchool的雷鬼音乐区分开来,有时尚的元素。有主流头脑的新兴南方说唱歌手YoungJeezy给《边际效应》(SideEffects)带来了主流的旋律和编曲,更接近HipHop那种“黑”的风格。既然这些合作都没有太多新的感觉,那还不如回头去欣赏《爱情故事》(LoveStory)和放在后半部分的《希望你好》(IWishYouWell)等作品。这些歌曲很好地展示出玛姐在海豚音方面的技巧,让人忘记了歌曲本身的普通,再怎么说也比张靓颖要自然得多。

  在噱头大于内容的《蝴蝶效应》里,花蝴蝶的效应基本上又消失了。所谓弱者才会虚张声势,她固步自封的音乐表现和狂妄的做派都使人不满。专辑最多能以“Empathy=MerelyConvincing”(深表同情-仅仅让人有那么点点相信)来作为总结,保留一点打造天后的音乐班底的面子。此消彼长,反而令人们对麦当娜的新作有了多一分的期待。

  世界各地的许多年青设计师下个月的工作日程上都会出现一个相同的内容:参加博朗设计大赛。从1968年开始,博朗公司每两年都要举办一次设计大赛,鼓励参与者选题自由,并完全独立于博朗公司的产品计划,许多年轻设计师或者学设计的学生都视这个比赛为人生跳板。40年过去了,每届的参赛作品数量不断增长,参赛者也遍及世界各地50个国家,博朗设计奖已经由当时地区性奖项变为了国际知名的设计大奖,唯一不变的是它的评奖标准——迪特·拉姆斯的十条设计定律。

  “迪特·拉姆斯”字面上给人的印象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尽管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上世纪50年代开始,家用电器开始进入大众生活,其中很多经典就是出自他手。他带领他的设计团队把品质优秀设计精良的产品带入千家万户。从剃须刀到录放机;计算器到闹钟;腕表到收音机,拉姆斯为德国著名家用电器厂商博朗设计的这些产品凭借超群的品质和优雅的功能成为家用电器的标杆,其他现代家用电器可以说都是向这个标准看齐的。

  这位已经75岁的设计师一生致力于设计开发好用的产品。这些产品非常实用,而且细节经过周密考虑。同样重要的是他对简约的执着追求。每件产品,无论是一把牙刷还是HI-FI音响,他都力求去除不相关的元素,而保留属于事物最本质的东西。正像他说的“拿掉诗意的东西”。

  他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清新的工业美学:工业标准件经过精巧的组合,装在铝合金和新型塑料的外壳中;清晰易懂的图标加上友好的使用界面;中性且低调的色彩处理就算是今天也很容易跟我们的居室环境配合。

  迪特·拉姆斯1932年出生于德国威斯巴登。改学建筑之前他在这里学了木匠。1953年毕业之后,拉姆斯在一家叫OttoApels的建筑事务所工作。在这之后的1955年他才受聘于博朗。拉姆斯说他进博朗完全是机缘巧合。但是他确实是在正确的时间去了正确的地方。

  对于拉姆斯而言,加入博朗更像是加入一个由几个志趣相投的年轻人组织的团队。加入博朗不久,拉姆斯就成为了公司计划的核心,年轻的老板Erwin和ArturBraun非常信任他。在先锋设计师WilhelmWagenfeld(包豪斯),Fritz Eichler和HansGugelot(乌尔姆学院)的影响下,他们彻底重组了这个在1921年由父辈创立的公司。

  接下来整整一年时间,拉姆斯一直跟HansGugelot合作设计一款新型的收录机。这就是著名的PhonosuperSK4。这台收录机因为有着透明顶盖和白色的金属外壳,而被称作“雪白的匣子”。SK4具有革命性的创新设计。她跟当时任何家用电器都不一样——不仅仅因为敦实的比例——而是因为布尔乔亚们钟爱的家用电器被如此巧妙的安放在一个像家具一样的盒子里。这在当时无疑是非常时髦的设计。SK4只是拉姆斯和博朗40年合作的开始。1961年,29岁的拉姆斯成为博朗设计部门的负责人。他带领着他的团队成员承担了几乎所有跟设计相关的事务,包括产品设计到平面设计,甚至新技术开发。而各种国际设计奖项也都纷至沓来。

  拉姆斯的职业生涯中很少设计除博朗以外的产品。但是,跟NielsVitsae的合作是个例外。这家德国家具品牌从而开发出了“拉姆斯式”的产品——远离时尚;设计精良;品质优秀;堪称经典。

  1960年,拉姆斯为Vitsae设计了模块化的606家具系统。这套系统延续了一系列模块化家具的设计理念。作为一套家具系统,拉姆斯几乎尽他所能将其做到了完美。这套系统从发布开始一直生产销售至今。上世纪60年代购买这套系统的客户到现在仍然可以添加或者更换其中的组件,像书桌,茶几,书柜都可以完美搭配。

  Naoto Fukasawa 和 JasperMorrison这两位当红的设计大师可以说都深受拉姆斯的影响。另外还有苹果的设计总监JonathanIve打造的iPodiBook也折射出了拉姆斯的设计哲学——“更少但是更好的设计”。为了向大师致敬,Jonathan甚至把iPhone的计算器界面直接设计成了拉姆斯1987年设计的ET44便携式计算器的模样。2006年东京的“SuperNormal”设计展上,Fucasawa和Morrison从推广优良设计的角度出发,展出和介绍了拉姆斯的606家具系统。拉姆斯的许多设计,比如LE1扬声器,T2台灯和T3便携收音机都被纽约MoMA博物馆永久收藏。

  “耐久设计”这个概念数年前就出现了。拉姆斯自始至终都坚持把这一概念贯穿到他所有的设计中去。他提倡设计要去除日益增长的所谓“视觉污染”和“肤浅的垃圾文化”。Vitsoe的总监MarkAdams也支持拉姆斯“耐久设计”的设计哲学。他也坚决反对不合理的低劣设计所带来的污染和浪费:“半个世纪以来,我们越来越认识到:我们必须认识到用少而耐久的物品可以过更理想的生活。”

  优秀的设计一定是道德的设计,优秀的设计也一定是耐久的设计,然而优秀的设计也需要好的策略来支持。拉姆斯认为:只有具备以下条件才能通过设计创造出品质优秀的产品——跟制造商和用户保持良好的沟通与合作;设计能被大多数的民众所接受和理解。“产品文化的危机迫使我们不得不接受新的设计价值观:设计的价值必须由其在市场的表现来评价。”

  建立起20世纪工业设计标准的拉姆斯本该急流勇退安享晚年,但是他现在仍然在为他的理想而忙碌。拉姆斯在Kronberg的家里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亲自设计的。他解释道:“我只能跟我自己设计的东西一起生活。”现在拉姆斯很少在家里工作,而是一直奔波于世界各地办展览,向公众展示他的设计和理念。最近在莫斯科的KuskovoPalace博物馆就有他的个人作品展。拉姆斯非常喜欢日本传统美学。其中Wabi-Sabi跟他自己的理想——“诗意的简约”非常接近。他自己的花园采用日本式的线年在日本Kyoto的KenninjiZen个展是他“个人职业生涯的闪光点”。

  你一定惊叹过CCTV大楼,关注过鸟巢,你也一定能记起这些感性新建筑的设计者,但你不一定知道库哈斯和赫尔佐格背后的理性支持者——结构工程师塞西尔·贝尔蒙德(CecilBalmond),最近,文筑国际策划出品了塞西尔·贝尔蒙德的著作《informal》,中文版定名为《异规》,让我们认识这位新建筑结构之父和他的结构设计理论。

  人们似乎对建筑师背后结构工程师默默无闻的形象已经习以为常,在镁光灯下抛头露面的总是意气风发的建筑师,而结构工程师总是处理纯粹技术性的问题,满足建筑师的形式需求,因而结构师通常都是毫无创新精神,甚至不思进取的保守形象。塞西尔·贝尔蒙德则提出了“异规”,他带领结构学向建筑学渗透,他几乎与所有当代知名的建筑大师都有过合作,如库哈斯、阿尔瓦罗·西扎、伊东丰雄、丹尼尔·李布斯金、矶崎新,他不断挑战建筑结构领域的不可能,使得遍布全球的异形新地标扑面而来:2002年和2004年的伦敦海德公园蛇形画廊,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中国国家体育馆,大埃及博物馆,纽约世贸中心重建,旧金山犹太博物馆,苏格兰议会大厦,伊利诺理工大学校园中心……

  塞西尔·贝尔蒙德生于斯里兰卡,后在伦敦继续研究学习,并于1968年加入著名的阿乐普(ARUP)公司,现在塞西尔·贝尔蒙德已经是阿乐普公司的副总裁。阿乐普公司一向以结构设计而闻名,而由塞西尔·贝尔蒙德领军的“阿乐普前卫几何组”,早已成为阿乐普公司的建筑结构实验室,他们的项目从10平方米的艺术空间结构设计到400000平方米的规划方案,无论在项目中处于何种角色,他们始终赋予项目最有创意的可能性。

  日本建筑师伊东丰雄曾说:“最概念的建筑只存在于建筑师的意识中,但是现在建筑是还没有掌握相应的建筑技术,使存在于意识中的概念空间直接转化为现实空间,越是努力尝试,他们之间的落差就越大。”这句话道出了当今建筑师的无奈,很多人正在寻求和呼唤新突破的可能性,而塞西尔·贝尔蒙德则在《informal》这本书中揭示了这种可能性,他提倡以“动态结构”挑战传统的“静态结构”,“建筑物是一种静止的存在,然而当你把它看成建筑作品时,他就应该是充满动感的超越期待的存在。”塞西尔·贝尔蒙德针对中文版《informal》的面世,曾说:“这本书的大小尺寸像一块砖,希望建筑师用这块砖,砸向现代主义建筑所构筑起来的墙体。”

  时下最当红的建筑师之一雷姆·库哈斯在该书的序言中写道:“塞西尔·贝尔蒙德,几乎是凭一己之力改变了工程学的版图——这一领域的变化一般是不大的——他因此使得建筑学能够以不同的方式被想象。”

  励展博览集团即日宣布,隆重邀请知名纽约设计师Tobias Wong和Aric Chen担当“100%设计”(100%DesignShanghai)上海展创意总监。“100%设计”兴起于伦敦,旨在展示全球顶尖及新锐室内及家具设计。新上任的Tobias与Eric将会负责整个展会的视觉效果及空间创意设计,并与TomDixon,“100%设计”伦敦展的设计总监,及MichaelYoung,“100%设计”东京展的设计总监并肩加入“100%设计”国际创意总监行列。Tobias Wong和AricChen的初次合作是在去年12月迈阿密设计周的“As Long AsItLasts”,今年6月在“100%设计”上海展上将会继续他们的合作。

  作为本次上海室内设计节&金外滩奖之外场活动站点,丽舍精品生活体验馆与其代理品牌teuco在4月2日晚举办了一场名为“体验奢华SPA畅快沐浴”的新品发布会,与近百位金外滩奖与会设计师及业内尖端媒体代表零距离接触。

  将卫浴作品搬进美国纽约MOMA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卫浴业先驱——teuco,至今仍领导意大利乃至全世界的洗浴概念革新和奢华SPA享受体验,此次在丽舍位于静安区的上海旗舰店精品生活体验馆内,teuco带来了在2007CERSAIE展会上惊鸿一瞥的teuco2008最新产品VIEW。

本文链接:http://j-41.com/jidinenshouledui/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