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创富心水论坛 > 计镇华 >

计镇华:在巅峰之上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计镇华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已年届65岁的计镇华,在半个多世纪的演艺生涯中,为观众惟妙惟肖地塑造了众多个性鲜明、生动感人的舞台形象。无论是陆游的爱国激情、李龟年的兴亡慨叹,还是庄周的道貌岸然、朱买臣的忍气吞声;也无论是日本剧《夕鹤》中被日本人称作“比日本人还要日本人”的小人物阿平,还是风靡英伦26个城市无数观众的莎剧《血手记》中的大野心家马佩……计镇华都能演得传神达意、栩栩如生。

  昆曲大师俞振飞生前曾撰文道:“计镇华没有照拾别人牙慧,而是把多种艺术方法熔铸到他自己所具备的戏曲四功五法基础中,这是炉火纯青,是表演艺术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的表现,也是对于传统戏曲艺术由模仿式的继承发展成为创造的表现。”

  在历来只讲小生、小旦、小花脸的传统昆剧演出中,计镇华打破了这一表演格局,把昆剧老生推到了一个高峰,也为自己赢得了当之无愧的昆坛第一老生的称号。

  汤显祖的《邯郸梦》2005年被计镇华和他的同事们第一次完整地搬上戏曲舞台。戏剧前辈刘厚生称这是昆剧舞台近年少见的以老生为主的好戏。

  说起这部助他第三度夺冠之戏,计镇华感慨良多。《邯郸梦》以“黄粱一梦”的俗语为大家所熟知,作者借卢生大悲大喜之梦,来揭示人生百态和世情险恶。继莎剧改编《血手记》后,计镇华就一直打算排演汤显祖“临川四梦”中的这最后一梦,谁知这一愿望的实现,居然历经13年。

  计镇华有意让这一圆梦之作成为自己的封箱之作。他对记者解释:“汤显祖是挖不完的,虽然我想排的戏还有很多,但一茬茬的学生正在成长起来,如果我们在台上霸占时间太长,对年轻演员的发展很不利。我要为学生们让出舞台来。”

  他强调,昆剧是具有特殊地位的剧种,不是流行歌曲,不能完全迎合观众。此次改编,他们遵循“仿古不复古,创新不离谱”的原则,围绕似梦非梦的“梦”来激活舞台。他在戏中扮演的卢生,由青年穷书生演到耄耋老宰辅,不仅有老生本行的表演,还融合了小生、武生、小花脸等手段,并以性格化的细节充实程式。尤其是卢生临终前同高力士的戏,更使衰派老生的程式得以丰富和突破。

  本月3日晚,计镇华与合作了半个多世纪的黄金搭档刘异龙在东艺“迎世博·长三角名家名剧月”上,献演了这出做功非常吃重的大戏。今年6月底,这个清官断案戏还将登上北京国家大剧院舞台,10月赴美国纽约演出。

  计镇华说,《十五贯》是他艺术道路的一个重大转折点。他1954年考入华东戏曲研究院,次年转为上海戏校昆大班,初随沈传芷习小生,后从郑传鉴、倪传钺改学老生。1960年,他尚在校求学,就彩排学演了况钟。1978年,上海昆剧团成立前,他变声嗓音失色,幸亏结识了声乐专家姚士达,才成功地将科学发声的美声唱法和传统的昆剧演唱结合起来,由此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上昆庆祝成立,公演了被誉为“一出戏救活了一个剧种”的《十五贯》。扮演况钟的计镇华玉树临风,气度超然,出场那段著名的“点绛唇”,唱得满宫满调,高亢激昂。此后,该戏又赴港参加亚洲艺术节,晋京纪念徽班进京二百周年演出。计镇华因此赢得了“演戏大王”等美誉。

  在《邯郸梦》中,计镇华有24处用高音调C演唱,把昆曲老生高频高调和真嗓的两大特点发挥到了极致,况钟为民请命、浩然正气的威严感和悲壮感被生动地演绎出来。

  本月30日,上昆全本《长生殿》将在北京保利剧院连演四天,这是1688年《长生殿》在京城诞生后第一次荣归故里,也是该剧问世320年后首次在京城完整呈现。计镇华将以非凡的声形表现力,再唱自己十二曲一气呵成的代表作《弹词》,再演白须旧袍、怀抱琵琶、有悲有喜的宫廷乐工李龟年。

  计镇华说,早在昆大班学习时,他已随郑传鉴老师学了老生行的三大基础戏《弹词》《搜山打车》和《别母乱箭》。1975年为昆剧传统戏录音拍电影,他拍的第一个戏就是《弹词》,1979年还为酷爱昆剧的元帅演出。据说,《弹词》拍成的电影,叶帅看了不下四十遍。

  计镇华认为,像《弹词》这样曲词、唱腔俱佳的剧目,理应视作昆曲的精华。上昆从建团之初就对《长生殿》予以充分重视,除了恢复折子精粹外,还上演了四个版本的《长生殿》。其中1987版和2004版因集中表现李杨爱情而删去了《弹词》。不过1987版首轮演出中,他演了另一个宫廷乐工———《骂贼》中的雷海青;在折子戏《酒楼》中他还演过郭子仪。在2000版上下本《长生殿》中,他才又出演了《弹词》中的李龟年。

  《弹词》是唱工戏,唱是关键也是考验,对计镇华而言,正是丰富多变的唱腔让他找到了自己的表演空间,生发出创作的欲望。他说李龟年原本就是演员,是宫廷首席乐师,他弹唱的是自己亲历的历史,不管他多么落魄潦倒、含羞忍辱,他那宫廷音乐家的见识和气度,他那沧桑忧患中的自持,仍然涵蕴了令人震慑的精神力量。

  梁谷音也是计镇华的舞台“老搭档”。梁谷音总说:“和计镇华同台我是既喜欢,又害怕。喜欢他艺术上灵性和悟性特别强,一到台上就全身心地投入角色,能感染舞台上的其他演员,带动别人与他一同入戏,获得一份艺术创作的享受。怕的是他气势压人,分分秒秒,点滴不让,对方稍稍不注意就会有空隙。因此与计镇华演戏真有种生死搏斗的感觉,特别累,但也特别过瘾!”

  在长期的合作中,计镇华与梁谷音常演的《烂柯山·逼休》一折戏里,计镇华扮演的朱买臣“三笑三哭”就可圈可点。不耐清贫的妻子崔氏逼朱买臣写休书,一逼时,朱买臣半信半疑,脸上浮起尴尬的笑;二逼时,朱买臣得知妻子并非开玩笑,脸上现出苦恼人的笑;三逼时,朱买臣已觉难挽回,强作镇定,脸上皮笑肉不笑,是只恨没有地缝可钻的难堪的笑。等到妻已去、室已空,朱买臣昏厥醒来,满心酸楚,嘴上喃喃自语“不许哭”,眼泪却不听指令落下来,此一哭;掩门后看见休书,欲哭无泪,此二哭;待到瞥见那夫妻常年对坐的一对桌椅时,感叹物是人非,堂堂男子汉大丈夫空有满腹才学,却连自己的老婆也养不活、留不住,想到此,一切心理防线整体崩溃,这才有了双甩水袖、忘情失魂、心碎魄落的伏案嚎啕,此为极具震撼力的三哭。从驾重若轻的三笑到三哭,计镇华的表演于不同层次中见出人物的情感节奏和心境落差。

  梁谷音称赞:“这就是计镇华的魅力!他是我们这一代的骄傲。他一出现在台上,犹如火山爆发般把同台演员烧得滚烫,跟着他一起上天入地,也把观众烧得无法自控,跟着他所扮演的角色一同悲哀欢乐。”

  站在巅峰之上的计镇华善于把人家的好东西拿过来,却又不是生搬硬套,而是消化、吸收、创造,变成自己的。这样,他创造的角色,演一个、活一个,剧作家都愿意来为他写戏。有人说,如果没有计镇华,可能郑拾风就不会创作《钗头凤》和《血手记》。

  三度摘取白玉兰花冠的计镇华,从传统昆剧老生行当的革新发展这一侧面,为人们打开了鸟瞰上海文化星空的一页天窗。走近计镇华,我们便也由此向当代昆曲靠拢,向上海文化迈进。从计镇华这一颗闪亮的昆剧之星背后,我们感知到的是这一大都市中浩瀚而深邃的文化魅力。(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本文链接:http://j-41.com/jizhenhua/23.html